“國字頭”長租公寓也曝資金問題
http://www.qzrut.club房訊網2019-6-13 15:39:00
分享到:
[提要]國安家公寓屢現“逼退”風波,多名租客在微博上稱,因國安家未按時向房東付房租,他們在租住期間被房東逼迫退房,國安家也未按約定向他們退還押金和租金余款,維權艱難。

  在過去的兩三年里,得益于政策鼓勵和資本加持,長租公寓成為房地產行業傳統的商業模式之外最炙手可熱的新興領域,從公寓運營商到大小開發商,再到“國家隊”,各路力量摩拳擦掌、爭相試水。

  用“風起云涌”來形容長租公寓的爆發式增長似乎一點不為過。然而,如萬里黃河,與泥沙俱下。長租公寓在還未成氣候的時候,已然爆出各類問題,甲醛門、租金貸等亂象頻發。

  資金鏈問題也是懸在長租公寓企業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近日,國安家公寓屢現“逼退”風波,多名租客在微博上稱,因國安家未按時向房東付房租,他們在租住期間被房東逼迫退房,國安家也未按約定向他們退還押金和租金余款,維權艱難。

  當資本的熱情退去,資金問題或是未來決定長租公寓生存抑或毀滅的命門。當風口來臨,豬也能飛上天。但大浪淘沙后,誰會笑到最后?

  逼退風波

  “面對地產行業的變革與消費升級的大勢,房地產轉型勢在必行,然而我們更加關注如何讓每個人在這片大地上詩意地棲居。”國安家官網上一部5分38秒的宣傳片里,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如此講述企業的初心和情懷。

  而租客宋越(化名)在與國安家短暫的交集中卻絲毫感覺不出詩意。“4月7日通過巴樂兔APP租了國安家朝陽區某小區的房子,租期一年。5月20日國安家通知我們6月5日前搬出去,但當天下午房東說5月16號已經解約,讓我們5月24日前須搬出去,否則就不退押金。按照合同,解約應該提前一個月告知,否則要支付我們違約金。”

  匆忙搬離的宋越,不僅被迫接受無責解約,國安家應退還的押金和租金也遲遲得不到有效處理。“現在的狀態就是沒人管,國安家沒人管,巴樂兔也沒人管,我們只能等,等人家‘好心’退款。”

  這種狼狽而被動的局面是他之前沒想到的。“租房的時候也對比了其他品牌的公寓,綜合了價格、房子等因素,尤其國安家是央企,最終選擇了它。”宋越并不個例,在原租住處和他一樣境遇的租客有30多戶,但他又很無助,除了等,別無他法。

  國安家是中信國安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信國安集團”)旗下的房地產開發運營平臺,業務涵蓋新房和二手房銷售、租住服務、金融等五大板塊。2017年10月,國安家開始進入長租公寓領域,旗下自營公寓產品有分散式和集中式兩種業態。

  中信國安集團是中國中信集團子公司。天眼查數據顯示,中信國安集團共有中信集團、黑龍江鼎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珠海合盛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和控股有限公司等6個股東,中信集團為其大股東,占比20.94%。

  央企背景是國安家公寓贏得租客信任的一大原因。“在北京租房的各種事情之前也有所耳聞,不想被坑所以選擇了國安家,覺得這家公司應該靠譜一點。”租房前看過自如等數家公寓的房源后,曾帥(化名)選擇了國安家。但他沒想到,防不勝防,這也會是一個坑。

  “我是去年年底開始租的,租期一年。5月中旬通知我退租,口頭上說預留十天,實際上只預留了三四天,幸虧房東人好,多給我預留了幾天。國安家不但違約金不賠,已經交了的租金和服務費余額也還沒退給我,處理進度也不知道。”這讓首次在北京租房的曾帥很是憤怒和無助。

  遲遲不退的資金,在遇到管家離職、熱線電話不通時,租客的擔心更添幾分。原國安家管家王亮(化名)對時代財經稱,傳聞國安家不再做長租公寓業務了。

  時代財經多次致電國安家服務熱線,但“投訴建議”業務一直無人接聽。后時代財經以租房名義撥打服務熱線的“租房”業務并表達對租金的后顧之憂時,工作人員稱“最近受到中信國安集團的影響、比較緊張,具體解決時間還沒接到通知,但估計業務重組之后會好起來”。“你要實在擔心,可以等一等,過了這陣子再租國安家的房子。”該工作人員建議道。

  因高負債一路狂奔,中信國安陷入嚴重的流動性危機之中。截至2019年1月底,中信國安集團整體有息負債規模達到1558億元。從債務期限來看,2018年內應還未還的30億元,2019年內到期的732億元,2020年到期363億元,2021年及以后到期433億元。處于債務危局之下的中信國安集團,正在通過變賣旗下資產、引入外部投資者進行資產重組等方式開展自救。

  生存還是毀滅?

  資金鏈出現問題的長租公寓,國安家不是第一家,也不會是最后一家。去年以來,上海的寓見、杭州的鼎家、鄭州的青檸以及愷信亞洲等多個公寓運營商被曝資金問題。

  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去年曾言,“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此話乍聽有點危言聳聽,但很快被現實驗證。租金貸在其中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長租公寓投資回報率低、短期內很難盈利,一種快速來錢的方式遂成為行業里公開的秘密,即“租金貸”。具體操作方式為,長租公寓與一些租房分期平臺達成合作,通過租房分期消費貸款為底層資產作為融資工具。只要長租公寓企業保持足夠增速和出租率,就能獲得源源不斷的現金流進行擴張。

  而一旦出現房屋空置、階段性租金降低,或經營管理上的問題,長租公寓企業極易“爆雷”,租客不僅拿不回押金,還要繼續每月還款。與此同時,房東因為收不到租金,同樣是資本游戲的受害者。

  對于長租公寓企業的頻繁爆雷,房東東創始人全靂認為,問題的根源是盲目擴張、過度杠桿、管理滯后、運營效率低,今年租賃情況不理想更是雪上加霜。

  前景未明,市場熱情也在降溫。今年以來,房企不約而同地減緩了長租公寓業務的發展步伐,甚至有上市房企開始剝離長租公寓業務。5月14日,朗詩宣布將處于虧損階段的長租公寓等多項非地產業務剝離至控股集團。而遠洋集團也被傳因業績影響,已經停止長租公寓的拓展。

  全靂認為,長租公寓是個長周期的慢生意,需要精耕細作,與傳統地產的模式及架構有很大差別。“地產企業要在長租公寓這條路上開枝散葉,一要有耐心,二決策要快,三效率要高”。

  而習慣了高周轉的開發商,做存量運營所欠缺的不僅是耐心,還有精心和細心。國安家的租期服務里,包含管家服務、保潔服務、安全服務、客服服務等多項,但據租客反映,這些服務的質量實難讓人滿意,管家隨意帶人看房、服務縮水等現象不一而足。

  “行業前景是好的,但不是所有人都適合。無論是長租公寓,還是養老,多數企業沒有盈利模型,缺乏獨立思考判斷,盲目一窩蜂跟進。”全靂表示,今年和明年都會是長租公寓的一場大洗牌。

    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wangdc

分享到:
推薦閱讀
推薦樓盤

· 金地啟匯中心 [朝陽區]

· 華潤置地中心 [大興區]

· 臨空經濟創業發展中心 [大興區]

· 莊勝廣場8號寫字樓 [西城區]

· 金地EOD總部港 [大興區]

· 中糧健康科技園 [房山區]

· 首創·新大都 [西城區]

· 昆侖中心 [豐臺區]

· 華潤時代中心 [朝陽區]

· 碧桂園·壹中心 [武清區]

出租行情
出售行情
房訊網關于版權事宜聲明:


關于房訊-媒體報道-加盟房訊-廣告服務-友情鏈接-聯系方式
房訊網 版權所有 2001-2019
京ICP證100716號
廣告服務:010-87768550 采編中心:010-87768660 技術支持:010-87769770
体育彩20选5开奖时间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理财最好的方法 2020欧冠八分之一决赛 广东麻将技术口诀秘籍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查询 宁夏11选5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天 网络游戏兼职赚钱 66河南麻将下载 全天疯狂飞艇计划怎么算 亿胜金融 黑龙江11选五体彩500彩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图 吉林11选五就是牛走势图